追憶李登輝前總統系列二 他為促成李登輝訪日發起萬人簽名運動 專訪京大校友王輝生醫師

0
王輝生醫師(中)與李前總統(右)和江口克彥先生(左)合影

【大阪/綜合報導】談到李登輝前總統訪日的曲折過程,一定要提到一位傳奇的在日醫師王輝生。2000年他以一介平民醫生,為了促成剛卸任的李前總統訪日,發出了一萬八千封信函,邀請京大醫學系和農學系的師生和校友簽名連署,成為促成李前總統訪日的重要關鍵之一。記者特地拜訪王醫師位於滋賀縣琵琶湖畔的醫院,請他談談當年協助李前總統訪日的秘辛,以及與李前總統之間的珍貴回憶。

 王輝生醫師在南投縣魚池鄉長大,當記者問他當年為何會如此熱心發起簽名運動?他說要追溯到家庭的影響,其母王林添汝是彰化高女畢業,台灣總督府醫學校(台北帝大前身)助産科畢業,赴日留學一年,然後返台前往魚池鄉當「助産士」,不分日夜為鄉民接生過上萬個嬰孩,當地人稱她為「魚池鄉之母」。受到母親的薰陶,養成他濟弱扶傾,伸張正義的個性。長大留日獲得京大醫學博士學位後,他繼承母親的職志,在日本擔任婦產科醫師,但依然相當關心台灣。

王輝生(後中)與李前總統(前左)和柏久教授(前右)合影

 當他得知京大校友李前總統卸任後,很希望能到日本訪問,但是日本政府卻顧忌中國反應,不願發簽證給已經沒有任何公職的李前總統,正義感極強的他,對於日本政府的不公平對待感到氣憤難耐,決定發起連署運動。

 王醫師表示,一開始他先從周遭的醫師友人著手,想不到得到熱烈迴響,給了他十足的信心。於是他發起「贊成李登輝前總統訪問日本及京都大學」的簽名運動,並得到京大醫學部部長本庶佑(後來成為2018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) 等京大教授的響應。

王輝生於2001年1月第一次與李前總統見面合影

 2000年8月26日王醫師正式發動日本全國性的簽名運動,發給京都大學的師生和校友,尤其是醫學系及農經學系及全國各地方的醫師會,一人一信,共寄出一萬八千多份的信函,最後收到一萬五千多份有效回函。

 這個簽名運動驚動了時任PHP綜合研究所社長的江口克彥,也是促成李登輝訪日地重要推手,經由江口先生的幫忙,2001年9月日方派出代表椎名素夫參議員從東京出發,李前總統的代表彭榮次從台北出發,一起造訪王輝生位於滋賀縣的醫院。此行主要目的之一,是確認簽名運動是由民間發起,沒有其他背後政治因素。當他們來到王醫師的醫院看到書房中堆積如山的簽名信件,立刻相信這是由一名單純的開業醫,一人發起的「唐吉軻德」式的簽名活動。日方提出李前總統訪日的幾個前提條件,一是不能造訪東京和京都,二是不能與政治家接觸,三是不能召開記者會或演講,四是不要公開簽名連署的成果,以免造成日本政府的壓力。

王輝生2000年8月寄給京大師生和校友的連署信函

 2000年10月, 王醫師將連署結果整理成冊,寄送給當時的森喜朗首相和京大校長,並且委託妻子代表他於2000年10月28 日前往台灣,將成果當面呈交李前總統。李前總統很開心,特地設宴接待,沒想到妻子返日的隔天,就傳來李前總統因為狹心症住院,接受心導管手術的消息。

 2001年1月3日,王輝生帶著兩大箱簽名連署的原件,造訪台北的翠山莊,並首次見到李前總統,李前總統用台語說了好幾句:「多謝!多謝!」, 讓他受寵若驚。  他記得當時他對李前總統表示,他做這些事,不只是為李前總統一個人,而是為了台灣人的尊嚴,希望日本政府給予台灣公平和公正的對待。

椎名素夫參議員(前右)與彭榮次亞東關係協會前理事長(前左)拜訪王輝生(後右)的醫院,後左為相思會會長陳世澤醫師

 2001年4月10日,李登輝向日本駐台灣的窗口單位「交流協會」遞交希望赴日接受治療的申請,但是未得到回覆。當時森喜朗首相基於人道立場傾向同意發給簽證,然而外務大臣河野洋平是親中派,堅持反對發出簽證,雙方陷入僵局。 4月15日,李登輝突然在台北召開記者會,公開斥責日本政府膽小如鼠。看完記者會的王輝生不忍看到李登輝孤軍奮鬥,決定於4月16日在京大校園內召開記者會,公布連署結果。

 記者會召開後的17日,各大媒體均刊載此事,輿論譁然,成為促成李前總統人道就醫之旅的臨門一腳。4月22日,李前總統在眾多僑胞的歡呼下,從關西機場抵達日本,成為第一位訪日的卸任總統,住宿於大阪的帝國飯店,並於24日前往岡山倉敷中央醫院,在京大校友光藤和明醫師的主持下,接受心血管擴張術治療。

李前總統親筆贈言「真實自然」

 歷經千辛萬苦,終於換來第一次訪日的破冰之旅,王輝生感到非常欣慰。但是對於李前總統從2001年到2018年間,九次的訪日行程中,始終未能踏入母校京大一事,他仍抱有遺憾。他記得第二次李前總統訪問京都時,是在2004年除夕夜,一行人在下著雪的冬天,來到京大農學部門口,卻在警衛阻攔下無法進入校園,最主要原因是來自中國大使館和外務省的壓力,最後李前總統只能過門而不入,前往銀閣寺,以及探望京大恩師柏佑賢。當時王醫師陪伴在李前總統身邊,可以感受到他的失落之情。

 根據王輝生的就近觀察,李登輝前總統之所以受到日本人的尊敬,是因為戰敗後,日本人民已經失去民族自尊心,加上泡沫經濟破滅後,日本人民失去目標和信心。反觀李登輝在台灣經歷了驚滔駭浪,帶領台灣成功走向自由民主,其背後的戰略思想和哲學思想,幾乎大多是源自日本的哲學和武士道精神等。日本人民在李登輝身上,看到失去已久的日本精神,在台灣發揚光大,讓日本人重拾對日本文化的自信心。

 同時台灣人透過李登輝,更加了解台灣的近代史,例如:「台灣近代化的最大推手」後藤新平,「嘉南大圳之父」的八田與一,「台灣糖業之父」的新渡户稻造等; 同時,台灣人也隨著李登輝的行脚,將觸角伸入日本的文化中,了解哲學大師西田幾多郎、大文豪司馬遼太郎、俳句詩聖松尾芭蕉等。

李前總統親筆贈言「我是不是我的我」

 透過李登輝有節奏的訪日,日本人由好奇、關心演變成認同、支持台灣。日本的政治家透過李登輝的演講,了解日台之間是命運共同體的關係,強化日台同盟關係對亞洲的和平十分重要。他相信後李登輝時代,「李登輝精神」將會被許多優秀的台灣人繼續接棒下去,在自由民主的共通價值之下,日台關係會繼續發揚光大。

 王輝生醫師是海外僑胞發揚「公民外交」的最佳模範,直到今日,他在醫師本業之餘,仍經常投書各大媒體發表對時事的觀察。今年年初,當日本的新冠疫情爆發,王醫師立刻主動募集大批防護衣等防疫用品捐給日本醫療機構。王醫師認為在日僑胞和日本人一樣,可以對日本社會做出積極貢獻。這位住在琵琶湖畔的婦產科醫師,用他的一步一腳印,見證台日關係的歷史,也證明只要用心在自己居住的土地發光發熱,每個公民都可以成為「外交之光」。

  王輝生(日本名:大田一博)簡介:京大醫學博士,現任輝生產婦人科內科小兒科醫院院長理事長,曾獲外交部外交之友貢獻獎,僑務委員會二等華光專業獎等。